父子換妻記

views 所属分类:都市激情
发布于 2021-08-17 06:42:05
收藏

(一)

「唉,今天又是吃這個……」力強在飯桌旁坐下來,望著桌上的飯菜發著牢騷。

「不吃這吃什麽?現在不比往日了,往後都要省著點。」麗蘋從廚房裡走出來,嘴裡喃喃的嘮叨著。

「媽,看您又來了,沒您想的那麽嚴重,明天我再去試試。」力強站起來,從媽媽的手裡接過飯碗。

「能找到當然是好,隻是現在哪兒那麽容易呀?唉……」

一個月前,力強所在的公司倒閉了,家裡的四口人都下了崗。妻子小芬剛謀了份掃大街的工作,每天起早貪晚的;爸爸為一個社區看門。這一家子,可真夠苦的。

「媽,我回來了。」小芬拖著疲勞的身子坐在椅子上∶「力強,你找到工作了嗎?」

「我到那家公司一看,原來他們是在家辦公的,能成什麽事?」力強拍著腦袋,懊惱的說道。

「你看你,現在還瞧不起人?」麗蘋點著力強的腦袋∶「小芬不也是大學畢業嗎?」

「吃著飯吵什麽?在家裡也不得安靜……」剛到家就聽到她們的鬧聲,懷叔發起脾氣來。

小芬給公公搬過一把椅子∶「爸,您快休息會兒吧。」

懷叔坐了下來,心想∶還就是媳婦知道疼人,這些天可也真苦了她了。「小芬,今天累不累?」懷叔關懷的問道。

「沒什麽,我也習慣了,爸您先吃飯吧。」小芬給公公盛好飯放在桌上,一家人一邊吃一邊想著心事。

飯後,懷叔拿起一份報紙看起來,麗蘋一邊修剪著指甲,一邊看電視∶「老張,街坊的二嫂一家又渡假去了。」

「嗯。」懷叔正看得上癮,老婆的話根本沒有聽到。

「老張!就知道看報紙,也不學學人家。」麗蘋不滿起來。

「有什麽好學的,還不是靠貪汙來的錢,不乾淨。」

「喲喲喲……沒人家那麽大的本事就別說,你也是四十多歲的人了,你再看人家老任……」麗蘋越說越激昂起來。

懷叔也紅了臉∶「你說什麽,越來越過了,別以為別人怕你。哼!」懷叔重重的哼了一聲,算做是警告。

「你脾氣倒大了,天天這樣,這日子怎麽過?」麗蘋抓過懷叔手中的報紙,用力的甩在地上。

「你……你……」懷叔紅了臉,站起身來,用手指著麗蘋的臉。

「你打呀,打呀!反正這日子也沒意思。嗚……嗚……」麗蘋用手掩著臉哭了起來。

「媽,怎麽啦?」

「爸,您看您這是……」

小倆口衣衫不整的從裡屋出來,小芬的臉上還紅撲撲的,兒子光著膀子走向母親,媳婦則穿著睡衣走向公公。

「媽,您別哭了……」

「爸,您也是,發那麽大火幹什麽?」

見兒子出來,麗蘋心裡有了依靠∶「小強,媽……媽活夠了……嗚……」掩著臉跑到臥室去了,「媽!媽!您……」力強趕緊跟在媽媽的身後追了進去。

「唉!這個女人……」懷叔歎著氣坐了下來,由於生氣,黑黑的臉膛上滲出了汗珠。「爸,看您生這麽大的氣,來我給您擦擦……」小芬拿起手絹細心的為公公擦起來,輕薄的睡衣遮不住高聳的雙峰,隨著手的動作輕輕的晃動起來。

房間裡,麗蘋撲在兒子的懷裡∶「小強,媽和你爸過夠了,嗚嗚……」

「媽,媽,和爸那樣的人別生氣,別哭了啊!」力強撫摸著媽媽的頭,小聲的勸慰著。

兒子的體貼讓麗蘋更傷心了,用力地抱著兒子身體,盡情地發洩著心裡的苦處∶「小強,媽今後就指望你了,你可要爭氣呀!嗚嗚……」隨著身體的抽搐,力強隻覺胸部一鬆一緊的,沒想到媽媽的彈性這麽好。

麗蘋對穿著上是非常講究的,裙子的料子非常柔軟,母子間雖隔著裙子,但心好像貼在了一起。

「媽,有我在,您就不會受苦。」力強兩手拍著媽媽的背部。

「嗯,小強,可得爭氣,嗯……」麗蘋在兒子的安慰下漸漸的平息下來,兩手緊緊的抱著兒子,幾年來還是第一次和兒子貼這麽近,他瘦弱的身子不禁讓人心疼∶「小強,媽的好兒子,嗚嗚……」

「媽,沒事了,別哭了啊。」力強的手自然的滑下去,碰到了麗蘋的豐臀,「別哭了啊,再哭就打屁股了。」一邊說一邊輕輕的拍了兩下,這句話是力強小時候媽媽經常說的。

麗蘋被兒子逗得破涕為笑∶「壞小強,連你也要來欺侮媽嗎,媽打你還差不多。」說完,「啪啪」的打在力強的後麵。

見媽媽沒有責怪的意思,力強放心的把手放在媽媽的臀部,感受著那裡的圓潤,「小時候您常打我,我還幾下也不行嗎?」力強伸開手指,捏住一掇臀肉。

「小……強,你……你幹什麽?」麗蘋輕輕的嚷起來,在兒子懷裡的感覺讓人不願離開,屁股又被他抓住,身體漸漸的發軟。

「媽。」

「嗯,快點放開……嗯……快點放手……」嘴裡這麽說,可身體卻沒有動的意思,這孩子都已經結婚了還和媽媽開玩笑,但又想不出這麽做有什麽不好。

力強發現媽媽的呼吸漸漸的急促起來,而且身體漸漸的扭動,一股異樣的感覺逐漸升起。

(二)

客廳裡,小芬也在細聲的勸著∶「爸,媽天天在家裡悶著也會煩啊!」她給懷叔倒了杯水,在公公的對麵坐下來。

懷叔對兒媳的話是言聽計從,喝了口水,問道∶「那你說有什麽辦法?她又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像她那種人,隻會享受,又怕吃苦,哪裡會要她?」

「話不能那麽說吧,我媽搞了這麽多年舞蹈,讓她教小孩子跳舞就可以呀,隻是不知她做不做?」麗蘋是一個很講究的人,舒適的生活過慣了,讓她放下架子還真不太容易。

「這也是個辦法,還是你想的現實一些。」懷叔心裡一陣清爽,家裡還就這個兒媳婦省心,想到這兒,懷叔不由一笑,關心的問道∶「小芬啊,這些日子可苦了你了,力強這孩子又不爭氣,真難為你了。」

看著公公關心的樣子,小芬的心裡甜絲絲的,不由的細細的打量起來。公公的身體非常強壯,身體的上的肌肉顯示著一股雄性的魅力,和力強瘦弱的身子比起來簡值就是天上地下,「爸,我倒是沒事兒,您可要注意身體呀,您看您的這裡都脫皮了。」小芬走到懷叔的跟前,用手指著他的肩膀。

「不礙事的,幫人家扛東西碰破了一點兒,明天就好了。」懷叔毫不在意的解釋著。

小芬的睡裙很短,由於站得很近,兩條光滑的大腿微微接觸到公公的胳膊,尚未來得及扣好的胸部在兩個大奶子的衝擊下稍稍分開,堅挺的乳頭隨著呼吸一下一下的顯露出來,看得懷叔側過臉去。

「爸!我給您塗點藥吧,明天就好了。」小芬一邊說,一邊到角櫥裡找藥。

「不用,就這麽點兒小傷,真不礙事……」嘴裡雖然這麽說,心裡卻是甜甜的。

小芬躬著腰在櫥裡翻弄著,撅起的臀部撐開睡裙的下擺,一條佈滿蕾絲的小內褲包裹著美臀,細細的帶子陷入臀溝中間,白花花的臀肉隨著小芬的動作彈動開來,彈動的懷叔一陣火熱。

「我記得還有的,爸您知道藥放哪裡了麽……」小芬扭過頭,見到公公盯著自己的後麵,臉不由的一紅,「爸~~」小芬嬌嗔的叫了一聲。

「哦,哦,是在那個櫥子裡,你再找找吧。」懷叔趕緊應道,老臉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低著頭不敢再看。

見到公公害羞的樣子,小芬的心裡竟怪怪的,不時的扭頭看他的樣子,既希望他能再看,又好像不願他再看。懷叔的心裡也在掙紮,剛才的一幕已經使他勃起了。

藥已經找到了,小芬卻不想馬上站起來,故意的把頭往下探,屁股翹得再高一點兒,回頭問了一句∶「爸,你看這個藥行嗎?」

「行……」懷叔抬眼望來,隻見小芬的圓臀幾乎都露在了外麵,大腿中間的地帶是透明的,裡麵紅嫩的小穴依稀可辨。懷叔要說的話竟一下卡住,臉一下全紅了。

公公的反應全看在了眼裡,小芬感到全身發熱,公公是喜歡我吧?或者他隻是想看看我的身體?想到這兒,把兩條腿稍稍的分開,拿藥的手一晃,屁股上下慢慢的動了兩下∶「爸!……您看用這個藥行嗎?」

「行啊,行啊,隻要是你找的什麽都行啊……呼……呼……」見到媳婦誘人的身姿,懷叔的心裡亂亂的,隻求能再多看上兩眼。

公公的熱烈反應讓小芬也產生一種莫名的快感,要看就讓他看個夠吧!小芬這麽想著,索性把腰往下沉得更低,手不經意的放在屁股蛋上,紅紅的指甲慢慢的滑過臀溝,好像是給懷叔做導遊一樣的引路。

「小……芬,小芬呐,不……要,不要再找了……爸、爸……」從未經受過這麽刺激的場麵,而對方又是自己的兒媳婦,懷叔感到自己快爆發了。

「爸,您怎麽了?」小芬跑到懷叔的身前。

「我,沒事……呼……呼……」懷叔的手放在胸口處,大口的喘著氣。小芬注意到他的褲子被頂起了一個包,看來公公在這方麵還是很行的,「是不是胸不好受?我給您揉揉。」小芬說著,用手撩起懷叔的背心,雪白的手指按壓在公公的胸膛上。

「這都是抽煙抽的,您以後少抽點兒煙。」小芬的手掌撫摸著公公的身體。

「嗯。」懷叔答應著,呼吸漸漸的平穩下來。媳婦的小手按壓得很舒服,她的大腿也緊貼著自己的膝蓋,這樣一來,下麵反而漲得更大了。

公公的眼睛盯在自己的奶子上,他那想看又不敢看的樣子讓小芬癢癢的,小芬的手漸漸的往下按摩著,每一壓下手掌,懷叔就輕聲的哼出來。

「爸,現在怎麽樣?」

「舒服多了,哦,小芬真好!」懷叔盯著媳婦的奶子,真心的表白著。

「哪好啊?」小芬挑逗的問出來。

「哪兒……都好!哦……」

公公紅著臉的樣子惹人愛憐,小芬的身子往前一趴,在懷叔的腦門上親了一下∶「爸也好!」

「啊……別逗爸爸,啊,小芬……」懷叔被弄的分不清東南西北,語無倫次了。

「格格格……格格格……」小芬笑了起來。

「呼呼……呼呼呼……你……」懷叔的肉棒已經雄起,隻得把手先擋在褲襠上,在媳婦的麵前出這麽大的醜,他的臉更紅了。

眼前的男人越發吸引自己,強壯的肌肉引得人想撫摸,和老公那瘦弱的身子比起來差上何止千萬倍。小芬的心裡亂亂的,轉身拿過藥膏,屈起左腿把膝蓋壓在公公的大腿上∶「爸,我給你上藥。」

※※※※※

臥室裡,母子倆還在摟抱著,麗蘋的俏臉緊貼著兒子,「壞小強,先放開媽媽,不然媽就生氣了。」說完,掐在兒子的大腿上。

媽媽起伏有致的身體比小芬要豐滿許多,圓圓的大屁股摸起來也是舒服,力強放開捏弄的手,把手掌從後麵插入到媽媽的大腿中間,往上一帶,摳挖在麗蘋的臀溝裡∶「媽,再讓我抱會兒。」

麗蘋不依的扭動,兒子的手指正好抵在屁眼上,麻麻的感覺傳遍全身∶「你抱我幹什麽,你不是有小芬麽?」

媽媽的話裡有一些醋意,化著濃妝的俏臉看起來很是誘人,力強更加大膽起來了,隔著裙子從後麵攻擊著媽媽的屁股,對著麗蘋的耳朵說∶「小芬哪能和您比,媽多性感啊!」

兒子的話明顯是性的挑逗,麗蘋的心裡卻沒感到生氣,一想到自己比小芬還性感,對兒子這樣的年輕人還有誘惑力,反而有一點滿足,但還是扭住力強的耳朵,假裝生氣的說∶「你這個壞孩子,再摸媽就告訴你爸。」

一聽要告訴爸爸,力強還真的有些害怕,但見到媽媽的臉上滿是高興,哪有生氣的影子,不由的心裡一陣歡喜,一下親在媽媽的臉上,然後說∶「那您就告訴爸爸吧,就說我喜歡您。」

沒想到兒子會這麽直接的說出來,麗蘋心裡一緊,莫非這孩子真的喜歡我的身體?同時也有此激動,小穴裡竟然流出了穴汁。

「你這孩子,再說就撕爛你的嘴!」麗蘋的下身抵住兒子的肉棒,這孩子,還真的硬了。

力強感覺到媽媽的試探,媽媽的小腹好軟啊!兩手從後麵抄起媽媽的大腿,一下抱了起來∶「媽就是撕爛我的嘴我也這麽說,誰讓你這麽誘人。」

「小強……」遭受到突然襲擊的麗蘋兩手抱住兒子的頭,豐肥的屁股一陣亂擺,大奶子擠壓在兒子的臉上∶「快……快放我下來,快……」

力強的手指掃著媽媽的臀縫,臉蹭著麗蘋的奶子,挑戰的說∶「這回可不放手了,要不您還不真的告訴爸爸。」

淩空被兒子架住,身體的敏感部位都遭到他的侵襲,性的快感在全身彌漫,心裡倒真的是不想下來了,可一想到隔壁的老公和媳婦,麗蘋求饒的說道∶「媽的好小強,放媽下來,媽不告訴你爸爸。」

「那您得告訴我,您喜歡我嗎?」力強的手指頂著媽媽的屁眼,鼻子蹭著她的乳尖。

「好……小強,媽……媽……喜歡你。」

「那就叫我聲好聽的,我就放您下來。」

「好兒子~~」麗蘋的聲音發浪了,可力強仍然不依不饒的,手指滑向媽媽的小穴處,一下下的點按∶「這不行。」

「小~~~強~~哥~嗯……」聲音越來越低,嘴唇快咬住耳朵了。

「哎!」得到滿足的力強放下媽媽的身體,麗蘋用力扭住兒子的鼻子∶「你個壞蛋,媽讓你整死了。咱們先出去吧,該睡覺了。」

力強用手拍了拍媽媽的豐臀∶「媽,我可是說真的啊!」

「壞蛋!」麗蘋的眼裡充滿了愛憐,心裡突突的跳著。

母子倆開門出來,聽到開門聲,客廳裡的翁媳兩個也是各歸各位,大家的心裡都懷著各自的想法,每個人心裡的感覺都不相同。

大家各自的回到房裡,麵對著床上的另一半,心裡的思緒卻飄到了另外的房裡,而對著床邊的人再也提不起興趣,把燈一熄,各懷心事的睡著了。

(三)

第二天一大早,翁媳兩個就出門上班了,麗蘋母子倆吃過早飯,力強的手開始不老實起來,在媽媽的身上摸上摸下,把麗蘋逗得鹿撞不已,直到麗蘋微怒,兒子才出門找工作去了。

收拾好碗筷,麗蘋對著梳粧檯開始化妝。她本來在歌舞團工作,負責舞蹈的排練,近年來她們的單位一直在走下坡,加上劇團經營不善,最終還是失業了。

麗蘋對著鏡子仔細的描著,雖然已經是四十多歲的人了,但常年的保養使她看起來要年輕很多,臉上雖也有了皺紋,稍一上粉就看不到了。鏡子裡的粉臉依舊迷人,或者兒子說的是真的,自己也覺得要比小芬強上許多。

套上黑色的褲襪,對著鏡子端祥著自己的身體,堅挺的雙峰、纖細的腰肢、豐肥的臀部,哪一個部位都比小芬出色,加上這麽多年的練功,皮膚都還緊繃繃的。麗蘋兩手托住乳房,它的彈性讓人滿意,這麽成熟的肉體竟然找了個阿懷,一想到老公,麗蘋的心裡就一肚子氣,自己跟了他這麽多年,動不動就發脾氣,要不是為了小強,早就和他離了。

昨夜兒子的撫摸現在想起來還會興奮,老公這兩年在情趣上差多了,一躺下就隻顧自己睡覺,有時即便把他叫醒,也隻是草草了事,例行公式的做完,就又倒頭睡去,常把自己弄的不上不下的。

兒子的傢夥卻又不同,不僅硬度足夠,雖然隔著衣服碰到也讓人發癢,這孩子,該不會是真的想幹我吧?麗蘋越想越煩燥,兩手搓得更緊,下麵的陰穴已經泛潮了。我這是怎麽了?小強,你真的想要媽媽嗎?

此刻的力強正坐在朋友的家裡,兩個人看著色情片。

現在找工作太難了,找了多日之後,力強也沒碰到合適的,但又不願在家聽媽媽的嘮叨,於是每天都跑到朋友的家裡玩。朋友阿財是力強的中學同學,中學畢業後就沒有上班,自己做些小生意,阿財是個圓滑的人,黑白兩道都吃得開。他做的可都是大生意,隻可惜是偏門∶從外地運來色情影片,然後再批發給當地的小販。

力強自從在阿財家看到A片後就不能自拔,他這裡能看到的片子太多了,諸如日本的、港臺的、歐美的……應有盡有,看得力強每次回去後都要瘋狂的發洩在小芬身上。

今天的片子有些特別,阿財神秘的說這次運到的是正宗的國產貨,力強有些不信,國內真的有人自己拍片子賣?阿財打開一箱包裹,裡而擺滿了片子,看得力強眼球都快掉出來了。

箱子的裡麵還有個小包裝袋,阿財一邊打開一邊說∶「這是浙江人拍的,據那邊人告訴我說,是一家人自己做的,本來是專往境外銷的,說讓我嘗嘗鮮。」

「一家人?不可能吧!」力強一邊問,更加迫切的等著回答。

「他們是這麽說的,應該假不了。」阿財打開包裝,竟然還有封麵∶《春回大地》,封皮上有幾幅大幹的插圖。

「快看看!」力強一把搶過碟片,放入影碟機裡,螢幕上一小段正統的卡拉OK之後,赫然打出了字幕∶『中國大陸情色專輯第六集,海外版』。

「真的,真的是!」兩人睜大了眼睛看著電視。

片子幾乎沒有什麽劇情,分成了上下兩段,前段是一個中年女人和一個小夥子一起沖澡,洗著洗著就幹到了一塊兒,拍的也沒有專業的那麽清晰,但力強的心裡卻有著強烈的震憾。

「這個女人和男的還真有點像,如果是一家人的話,莫非是……」

「是他媽吧,你看她還有些害羞呢!兒子的表情也不自然。」阿財用專家的口吻解釋著,正好說到力強的心裡。

「看來真有這樣的事,他們是在玩真的啊!」第二段是一個中年人和一個小姑娘,據阿財的推斷一定是父女。

這個片子給力強的刺激太大了,放完後力強拿起片子問道∶「這次你進了幾張?」

「總共進了十張,兩種。」阿財拿起另一張回答說。

「我一樣要一張,這種片子太少見了,多少錢?」力強把片子放入衣兜。

「哥們兒嘛,談錢就遠了,你要是喜歡的就拿去看好了。」阿財豪不介意的說∶「隻是要小心點啊!」

「那是當然,改天請你打炮。」力強站起來。

「急什麽呀,再坐會兒!」阿財讓著。

「我還有事呢,明天我再來。」

從阿財家出來,力強仍然是精神恍惚,眼前總是媽媽的影子,隻想快點回到家,好把它打出來。

麗蘋正在客廳裡練功,為了方便,她上身隻穿了件小背心,下麵則是黑色的連褲襪,誘人的曲線盡顯出來。

「媽,我回來了。」眼前的媽媽太美了,力強壓製著想要衝上去的舉動,往自己的房裡走去。

「小強,」麗蘋把腿擱靠在凳子上,兩手往下壓腿,這使她的臀部翹起,深陷的臀溝正對著兒子的目光∶「今天怎麽樣?」

「嗯……今天還是沒找到,跑了好幾家。」力強盯著媽媽的屁股,豐滿的肉體在黑色絲襪的映襯下充滿了誘惑。麗蘋轉過身體,對兒子的目光並不反感,而是擺了擺手讓力強過去。

麗蘋兩手後翻,彎著腰支在地毯上練拱橋∶「小強,扶著媽點兒,這兩天有點累。」力強用手托住媽媽的細腰∶「媽,您就別練了,大熱的天兒。」麗蘋慢慢的抬起左腿,上下伸動著肌肉∶「托住了,媽再練會兒就行了。」

媽媽的身體在眼前輕搖慢擺,透過絲襪的空隙,裡麵穿的紫色小內褲清晰可辨,力強的心跳開始加速。

媽媽真美呀!微隆的小腹,豐沃的陰戶都引人觸摸,短小的背心遮不住堅挺的雙峰,隨著身體的起伏晃來晃去。

做了一會兒之後,麗蘋就開始輕微的喘息,力強一手托住媽媽的腰,另一手則遊走在屁股上,在媽媽抬起大腿的瞬間一下放在大腿的根部,麗蘋輕聲的哼出來∶「小強,托好了,嗯……嗯……」

兒子的手隨著媽媽的大腿上下移動,放下來的時候麗蘋就並緊兩腿,力強的手則被夾在媽媽的神秘地帶,母子倆不再說話,隻是用眼神來表達自己的感覺。

「媽媽,想要我嗎?」力強的眼裡充滿了欲火,用眼神向媽媽發起衝擊。

「哦,孩子不行的,隻能就到這種程度。」麗蘋閉上眼,算做是對兒子的回答。

良久之後,麗蘋從地上站起來,頭也不回的走向廚房∶「小強,你先休息一下,等會兒飯好了我叫你。」

力強摸了摸懷裡的A片,急步的跑回房裡,剛才的場景讓他再難自製,先打出來吧!

由於工作的地方較遠,翁媳兩個中午都不回家,母子倆吃完午飯,各回房裡睡覺。回房前,麗蘋叮囑道∶「小強下午就不用再出去了,幫媽再練練。」

麗蘋是紅著臉說這句話的,剛才的感覺實在妙透了,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這個孩子真會摸,摸夠了他又不敢,讓人怎麽才好啊!

力強關好門,脫掉衣服,隻穿著內褲坐在床上,接好影碟機,在房裡偷偷的看另一張片子。仍然是那一家人拍的,這一張拍得要大膽多了,一家人在房裡搞群交,先是媽媽和兒子、爸爸和女兒,後來是交換大玩。力強看了一遍之後尚不過癮,又把片子放在裡麵想溫習一遍的時候,外麵傳來媽媽的腳步聲。

「小強啊,你醒了沒有?」

力強趕緊關上電視,「媽,我醒了,您……」力強偽裝著躺下來。

麗蘋推門走了進來,隻見兒子躺在床上,小小的內褲被肉棒挺起老高∶「小強快起來,再幫媽練練。」

「啊,媽我好困……」力強閉著眼,好像尚未清醒的樣子,看到眼前的媽媽時,他一下從床上爬起來∶「好啊,我馬上來。」

麗蘋隻穿著內衣褲,充滿性感的站在兒子的床前。小壞蛋的眼睛都快能吃人了,麗蘋抓住力強穿褲子的手∶「不用穿了,家裡又沒有別人,再說天兒實在太熱。媽也是怕出汗才穿成這樣的。」麗蘋瞟了一眼兒子的襠部,從房裡出來。

「先幫媽壓壓腿,上午的鞋媽剛才洗了,穿高跟鞋站不穩。」麗蘋嬌聲的告訴兒子,把左腳抬起放在木桌上,她的腳下換成了白色的高跟鞋。

力強從後麵摟住媽媽的身體,兩手摸在乳房上,「你把手放在媽的腰上就行了,這樣媽沒法動啊!」麗蘋的豐臀頂住兒子的下身,堅硬的傢夥隔著內褲一跳一跳的,麗蘋反手抓了一下∶「你這裡怎麽硬了?可不要亂想媽媽呀……」

這一下無異於火上澆油,力強索性抓住了媽媽的手又放在上麵∶「明明沒硬嘛,要不您再摸摸看?」得到兒子的反應,麗蘋的手放肆起來,隔著內褲用手指搓撚著∶「是沒硬,哦……是沒硬。」

沒硬的雞巴已經撞手了,麗蘋的手指拿捏住龜頭在想∶“這孩子的傢夥真壯啊,要是插在小穴裡……”

(四)

麗蘋的心裡亂亂的,握住後就不想放開,隔著內褲上下的梳理著∶「聽媽的話,一會兒也不要硬啊!」

肉棒在媽媽的摸弄下好似一杆鐵槍,力強的手也不客氣的動起來,隔著薄薄的奶罩抓擠著∶「媽,我的傢夥是不是很小?」力強用兩根手指捏住乳頭,麗蘋的身子不由的抖起來。

「不可以這麽和媽講話。」兒子的話充滿了挑逗,這孩子,這麽直接的話也說的出來。

「媽告訴我嘛,是不是?……」力強一手拉下內褲,把媽媽的手直接放在了雞巴上。

「啊……小強!」堅硬的肉棒握在手裡,麗蘋緊張起來,這可是親生兒子的傢夥呀,想放手,可卻不由自主的握得更緊,轉而輕套起來。

「哦……」力強自然的發出哼聲,低頭隻見媽媽白嫩的小手包裹住雞巴,正一輕一重的抽拉,「媽,你套得好舒服!」這麽說完,力強的手從媽媽的奶罩邊伸了進去,在滑潤的奶子上揉開了。

「媽的手真巧,真會摸。」

「胡說,媽可沒有摸你,我在……在量你的尺寸,你……的手輕點揉。」麗蘋攤軟在兒子的懷裡,把頭仰靠在力強的肩膀上,眯著眼睛,試探的問道∶「你問媽那個幹什麽?」

麗蘋的俏臉上現出一抹紅暈,看在力強的眼裡,不亞於仙女下凡。小芬?小芬你哪裡能和我媽比呀?

力強撚住媽媽的乳頭,低頭小聲的問著∶「媽,你說的那個是什麽呀?」

「你……你……」麗蘋故做生氣的閉上眼睛,用長長的指甲掐了一下龜頭∶「看你還敢不敢使壞。」

「啊,啊,這下不能用了!」力強誇張的叫起來,逗得麗蘋笑出了聲。

「媽你還笑,今晚小芬就會找你打架。」

麗蘋的小手攥得更緊∶「你敢告訴小芬嗎?」

「有什麽不敢,我就說……」力強把耳朵貼向媽媽,小聲的說∶「我就說我喜歡媽媽,是媽媽把我雞巴弄壞的。」

「打你!」麗蘋反手一巴掌甩過去,力強用手一擋,母子倆的手交叉在一處了。

「你剛才問大小是怎麽回事?」

「還不是小芬,她總嫌我的雞巴小,說滿足不了她。」一邊回答,力強的手開始往下前進了。

「她懂什麽,小婊子!」麗蘋的手撩著兒子的睾丸,悻悻的說。

力強的手已經到達了媽媽的下部,用手掌捂住陰戶,隔著內褲來回搓動著∶「媽,你說我的雞巴真小嗎?」

「別碰那兒,快把手拿開。」嘴裡這麽說,卻把左腿往左邊挪了挪,豐肥的陰戶抵住兒子的手∶「你的大小媽怎麽知道?」

得到了媽媽的默許,力強索性撩開細小的內褲,把手指貼在濕潤的肉縫上。

「啊……小強不要摸,媽會受不了的,嗯……」

「您告訴我雞巴是大是小就不摸了。」力強的手指已經挖到媽媽的穴中了。

「媽真不知道啊,嗯……別伸得太深。」

「您剛才不是量過了麽?」

「媽……媽又沒有試過,嗯~~媽不來了。」一句話說漏了嘴,麗蘋羞得直起身,跑到臥室裡,隨手掩上門,靠在門上大口的喘氣。

小強並沒有追進來,這孩子,傻得讓人心急。

想來想去,又把門打開,斜躺在床上,沖著客廳說了句∶「你可不要跑進來呀!媽可不想試你的雞巴。」

剛才媽媽的突然舉動還真讓力強沒想到,聽到這句話才明白了麗蘋的苦心,急急的脫掉內褲,搖晃著雞巴跑到媽媽的房裡。麗蘋一手支著床頭,另一手放在迷人的大腿上∶「媽不讓你進來,你怎麽不聽話呀?」

「媽,我真傻,這種事還是在床上才好辦。」力強自己打了兩下手槍,向床上的媽媽走去。

「真是的,先把門關上,拉上窗簾嘛!」

※※※※※

為了第二天要迎接外賓,小芬所在的單位下午放假半天,改由晚上再打掃街道。

好久沒有到商場去了,小芬在街上看了看衣服,中意的很多,價格卻都高得嚇人,越看心裡越煩,索性回家算了。

從樓下看到婆婆的房間裡竟然掛上了窗簾,小芬的心不禁緊張起來,大白天的掛窗簾可是從未有過的事,最近這一帶常有小偷光顧,莫非是小偷在偷東西?

小芬悄悄的上樓,在她打開門的時候,房裡的母子倆的前戲剛剛結束。

麗蘋把兩條大腿搭在兒子的肩膀上,又愛不釋手的撫弄了兩下龜頭,把雞巴頂在小穴上,嬌聲說∶「慢點兒來,媽怕受不了你的大傢夥。」力強看著媽媽迷人的俏臉,下身用力一插,雞巴一下頂進了媽媽的體內。

「媽,我要操你了。」力強一邊說,一邊前後抽動起來,「不……不要說那麽難聽的話,媽……隻是想告訴你答案,哦……」麗蘋的手習慣性的放在自己的奶子上,大力的揉搓起來。

「媽你舒服嗎?你的比小芬的……」力強兩手托住媽媽的屁股,話說到一半故意停住了。

一提起小芬,麗蘋的心理就不平衡了,一邊搖動屁股,一邊生氣的說∶「比小芬怎麽啦,你還在想她嗎?」媽媽的屁股非常豐滿,撞在大腿上「啪啪」的作響。

「比小芬好多了,又緊又濕,而且……」

兒子明顯是在使壞,但看在麗蘋的眼裡卻又是一種想法∶這孩子倒挺識風情的,操起來輕重適度,不像是阿懷那麽隻知道自己爽的蠻幹。這條雞巴雖然沒有他爸的粗大,可是細長的傢夥恰好能搔到穴心,操得人渾身都沒有力氣,不覺的哼出聲來∶「小……強,而且什麽?別逗媽,媽舒服啊……」

力強把媽媽的兩條腿放在床上,用手把麗蘋拉起來,兩人變成了坐位,力強摟抱著媽媽的屁股,大聲的說∶「媽比小芬騷多了,我好喜歡!啊……你的大屁股我好愛摸,哦……」

兒子的放肆好像是催情妙藥,麗蘋抱住兒子的脖子,浪浪的說∶「好兒子,你真會……呀!」

「會什麽?媽……快告訴我……」力強兩手分開媽媽的屁股蛋,用手指撩掃著她的屁眼,麗蘋的身子大大的擺起來,結婚這麽多年,那裡還是第一次遭到侵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彌漫全身。這兒子,還真有兩下子!

「小強真會操……嗯……真會摸……啊……」

「媽也好……套得雞巴爽上天了。」

門外的小芬聽到這兒,一下全明白了,又是驚訝又是生氣。自己和公公每天起早貪晚的,沒想到這娘兒倆在家做出這種見不得人的事來!如果沖進去捉姦,這個家肯定完了,自己倒是無所謂,大不了再找一家,可是公公?

一想到懷叔,小芬就有了主意,她悄悄的關上門從樓上下來,朝著電話廳走去。

(五)

懷叔在值班室裡正和人下棋,聽到電話鈴聲,不耐煩的抄起電話∶「喂!」

「我找懷叔。」電話那頭傳來小芬急切的聲音。

「噢,是小芬呐,有什麽事嗎?」

「爸,您現在能回來嗎?我有急事找您。」媳婦的聲音有些激動。

「發生什麽事了?你在哪?」懷叔撣了撣煙灰,把手捂在聽筒上。

「爸,我……有事,您能快點回來嗎?」

什麽事這麽急?懷叔的心裡不禁緊張起來,小芬是個穩重的孩子,莫非發生什麽大事了?

「老張啊,你替我看會兒,我要出去一下。」懷叔給老張遞過一枝煙∶「家裡有事找我。」

「咳,你客氣啥?去吧,別著急,辦完後再回來吧。」

懷叔叫了輛計程車,「快點,我有急事。」坐在車上,恨不得馬上回到家。

半個小時後,看到電話廳旁的兒媳,懷叔才放下心來。

小芬的情緒還未平靜,這種事讓人怎麽說呢?要是公公承受不了怎麽辦?

正在想著,公公已走到了跟前∶「小芬,發生什麽事了?」

「爸,我剛才回家,看到您的房裡掛著窗簾,怕……怕有小偷……」小芬一邊想一邊回道。

「原來是這樣,光天化日有什麽好怕的,報警了沒有?」懷叔心想∶到底是女人,真遇到事情就不知所措了。

「還沒有,我……」

「那我這就報警,準把他逮住。」懷叔轉過身,朝電話廳走,「爸,您先等等,」小芬拽住公公的手∶「要是沒有小偷怎麽辦?隨便報警也不行的。」

還是媳婦細心啊,假如報警後沒抓到小偷,可就鬧笑話了∶「那……你說怎麽辦?」

「咱們一塊兒上去,就算真有小偷兒,他也跑不了。」小芬拉著懷叔的手,朝家裡走去∶「爸,您可不要喊,先看看什麽事再說。」

力強還真是持久。床上的母子倆換了幾個姿勢,麗蘋跪趴在床上,讓兒子從後麵進入其中;力強一邊衝刺,一邊用嘴舔著媽媽的後脊,說著些讓媽媽更快樂的話。

「媽,我愛死你的大屁股了,又白又翹的,我能天天摸嗎?」

麗蘋的肚皮幾乎平貼在床上,這使她的屁股翹得更高,聽到兒子的讚美,扭動著說∶「媽都給你了,你想摸還不

猜你喜欢
都市激情
296 次观看   2021-07-17 12:52:07
都市激情
299 次观看   2021-07-17 12:52:08
都市激情
368 次观看   2021-07-17 12:52:17
都市激情
307 次观看   2021-07-17 12:52:18
都市激情
283 次观看   2021-07-17 12:52:19
都市激情
371 次观看   2021-07-17 12:52:28
都市激情
278 次观看   2021-07-17 12:52:29
都市激情
342 次观看   2021-07-17 12:52:40
都市激情热门套图
都市激情
5788 次观看  
都市激情
4019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816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387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164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161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965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766 次观看  
猜你喜欢
都市激情
5788 次观看  
都市激情
4019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816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387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164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161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965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766 次观看  

© Copyright 2021 木木娱乐网. All Rights Reserved
Made with by mumu1000.com icp123